5月28日,陳凱先院士在上海中醫藥大學舉辦的“張江中醫藥國際論壇之中醫藥國際化發展戰略”會議上表示,當代醫學面臨諸多挑戰和困境,促使現代醫學思路進行調整,中醫整體的、多靶點的、多層次的作用和調解就顯示出了價值,東西方醫學會聚是必然趨勢。

當代醫學面臨挑戰和困境

        陳凱先說,當前人類所面臨的全球性健康挑戰主要是非傳染性的慢性病,如心腦血管疾病、神經退行性疾病、代謝障礙性疾病、腫瘤;病原體不明確、多因素導致的復雜疾病。調查數據表明,目前,中國慢性病死亡率在不同地區主要死亡疾病中占比70.80%,2030年這一比例將達到85.9%。

        同時,當代醫療模式還面臨著兩方面困境。一是以征服心、腦血管、癌癥等非傳染性慢性病為目標的第二次衛生革命受阻,啟發了人們對現代醫學模式———生物(治療)醫學的反思。美國針對心臟病致病因素的大樣本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,生物學因素(遺傳在內)占25%,生活方式和行為占54%,環境因素占9%。陳凱先說:“這表明,對于非傳染性慢性病的發生而言,人的生活方式和行為的作用遠大于生物學因素。這些疾病的有效控制,要求醫學模式的改革,即從生物醫學轉向生理—心理—社會—環境四個因素綜合的新醫學模式。”

       此外,醫療費用惡性膨脹引發的全球醫療危機,迫使人們對醫學的目的、醫學的核心介質進行深刻反思。

醫學模式變革需中西醫結合

       1996年,GOM國際研究小組總結報告得出,要解決這場全球性的醫療危機,必須對醫學的目的做根本性的調整,把醫學發展的戰略優先從“以治愈疾病為目的的高技術追求”,轉向“預防疾病和損傷,維持和促進健康”。只有以“預防疾病,促進健康”為首要目的的醫學,“才是供得起,因而可持續的醫學”,“才有可能是‘公平的’和‘公正的’醫學”。

        “從這個角度來看,東西方醫學會聚,是當代醫學發展的必然趨勢。”陳凱先說,當代科學和醫學發展趨勢注重整體與局部、綜合與分析、經驗與實驗并重。實驗醫學時代向整體醫學時代過渡階段,醫療的對象轉換為人類的健康與疾病。醫療模式采用生物醫學—心理—社會—環境—工程醫學相結合,治療手段則包含“預防、預測、個體化和公眾參與”四個因素的綜合作用。

       在陳凱先看來,中西醫學要共同應對當代面臨的健康挑戰。“對當代面臨的健康問題,現代醫學的思路必須要有調整,必須有系統性的思考,在這樣的情況下,中醫整體的、多靶點的、多層次的作用和調解就顯示出了價值和意義。”

中醫藥需要創新發展

        中醫藥研究理想復方應該是“安全、有效、質量可控、機理清晰”等。想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存在難點。且中藥的辨證論治、隨癥加減原則,使得臨床積累了大量的不同人群、組分、劑量的個體化療效數據。“最佳中藥復方理應從這些數據中提取,而不應完全通過動物實驗篩選,但由于缺少方法學支撐,使之成為中醫藥臨床研究中的重大技術難題。”陳凱先說,這些難題都需要探索和發展新的中藥研發模式來解決。

       近年來,中醫藥研究逐漸顯示出一些新趨勢。陳凱先說,中醫藥研究的選題日益重視遵循轉化醫學的理念,研究的過程日益強調采用和遵循標準規范。研究方法更注重深入化、定量化、系統化。

        他建議中醫藥加強基于中藥和天然產物的新藥研究。“建國以來,我國在國際上有較大影響的新藥研究成果,大部分是以中藥和天然藥物為基礎研發成功的。例如青蒿素類抗瘧新藥的研究;三氧化二砷治療白血病的研究等。傳統中醫藥學應用中藥治療各種疾病,積累了豐富的經驗,為發現行業開發新藥提供了寶貴的線索和基礎。”他說。

? 亚洲—本道在线无码av_A欧美亚洲日韩在线观看_V成年人视频日韩黄色无码_丰满少妇无码吹潮